2020-8-21

历代志上9:1-44

历代志第9章在开头,结束了以色列十二支派的家谱。

第1节,「犹大人因犯罪就被掳到巴比伦」,表明犹大被掳的原因。并不是因为他们的神没有能力,而是因为他们背叛了与神所立的约。因此,回归的百姓不可再重蹈覆辙。

「被掳」表面上是人的失败,实际上是神的得胜;表面上是仇敌掳走了神的百姓,实际上是神彻底「显露」了百姓的肉体本相,然后再恢复他们(2节)。所以这里立刻提到神领百姓「回来」。

「先从巴比伦回来」(2节),指跟随所罗巴伯第一批回归的百姓(尼11:3),他们包括四类:十二支派的百姓、祭司、利未人、尼提宁人(2节)。这些人离开已经生根的巴比伦,回到「自己地业城邑中」(2节),乃是为着跟随神。而「自己地业城邑中」这句话,正是提醒他们,虽然百姓因为犯罪暂时被掳,但神恩典的应许却永远不变。神不是一位无助地盼望浪子回头的父亲,祂有能力「又击打又医治」(赛19:2),管教之后再将他们「从地极领回」(赛43:6)。

「尼提宁」原文意思是「献身的人」,是八百多年前基遍人的后裔。他们的祖先与约书亚立约,在会幕中事奉;后来服事利未人,成为在圣殿工作的仆役。这些迦南人离开了祖宗所敬拜的偶像,不但没有被神拒绝,反而成了永远事奉神的人;不但不再灭亡,反而和喇合全家一样长久地活在应许之地;不但能事奉神,更能亲近神,以劈柴挑水的特殊方式「住在耶和华的殿中,直到永远」(诗23:6)。「尼提宁」始终忠心事奉神,成为外邦人归向神的美好见证。

10-34节记录了祭司、守门者、管理器具的利未人、唱歌的利未人四种人的家谱。

10-13节记录了住在耶路撒冷的祭司家族。百姓被掳七十年,表面上国破家亡、千疮百孔;实际上神却暗中保留了许多「善于做神殿使用之工的」(13节),显明了祂的绝对主权,这是对回归百姓极大的安慰和鼓励。

23-27节是守门者的班次。圣殿一共有24个守门的岗位(26:12-19),每日分三班,日夜看守,需72人,每七日换班一次(25节)。这些利未人就住在耶路撒冷附近的村里。

守门是「紧要的职任」(26节),不只是为了保护圣殿不被入侵,更是为了保护以色列人不致误闯圣殿而招致神的击打(民3:10)。可拉因悖逆神而被神击打,他的后裔却被神使用担任守门的重任(19节),保护以色列人不因愚昧而招惹神的怒气。人的罪性虽然会遗传,但罪行却不会遗传,每个人都要按自己的行为接受神的审判,「不可因子杀父,也不可因父杀子;凡被杀的都为本身的罪」(申24:16)。

28-32节讲管理器皿的利未人的职责。管理器具的职责,人可能会认为是杂事,但在神的安排里却是「紧要的职任」(31节),并且应当忠心地「按着数目拿出拿入」(28节)。只要是出于神的事奉,我们所当关心的不是岗位是否“重要”,而是自己是否“忠心”。

谈到事奉,我想分享一件对我挺有触动的事情。在教会里,有一位德高望重的弟兄。他不仅可以解经传道、中英文切换翻译,还通古博今、吹拉弹唱无所不能。因此在我心中,无疑他是属于站在“台面”上事奉的人物,因为有才有艺嘛。直到有一天,在教会吃完午饭要回家的时候,因为孩子的东西遗落在大堂,我又折回去找。当时大堂已经空无一人,我却看见这位弟兄拿着一把吸尘器,在清洁每一排座椅。当时我心中所谓的事奉的“技术含量”准则骤然坍塌,也为自己的自以为是感到羞愧。服侍神,神看重的并不是我们的才能,而是我们的忠心。

出于神的事奉都有次序、有规矩,但事奉的岗位没有高低贵贱。教会里有站在台前的事奉,也有更多默默无闻的,比如浇花、打扫卫生间、倒垃圾,等等事奉。这些事奉者付出的精力、时间、与他们的忠心并不比聚光灯下的事奉者少,神对他们的纪念也并不会少一分。有一次,因为孩子操场栅栏出现一个小缺口,可能会有小孩子从里面钻出去。我在午饭的时候跟负责人聊了一下,两个弟兄立刻就出去查看并且解决了问题。

还有些事奉虽然是站在人前,但是背后却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与精力。比如带主日学的老师们,除了课上要以充沛的精力带领孩童,还要在教会以外花大量时间备课。诗班的同工,业余时间要学习、练声、合练。就如33节所说,「歌唱的有利未人的族长,住在属殿的房屋,昼夜供职,不做别样的工」。「不做别样的工」,才能专心排练,甚至还要「住在属殿的房屋」,不可住到耶路撒冷之外的村庄。

教会如同一部大型运转的机器,每一个齿轮、每一滴润滑油,都兢兢业业地工作,才能确保教会的正常运转。作为基督徒,我们要仆俯地上,恳求被神拣选、为神所用。事奉,不是我们想做什么,或者为自己的名作什么,而是求神拣选、洁净我们,分别为圣、合乎主用。就象31节所说,祭司在至圣所的事奉固然关键,守门、管理器具也是「紧要的职任」。

回看历代志1-9章,从第一章列出了从亚当、挪亚、亚伯拉罕到以色列的家谱,显明全世界都在神的救赎计划之中,但神的救赎是借着对单个家庭的拣选预备和延续。到第二至八章列出了以色列十二个儿子的家谱,单个的家庭变成了一个民族,神的选民照着祂的应许多起来,「如同天上的星,海边的沙」(创22:17),神借着这一批满了残缺和软弱的选民,赐福给「地上的万族」(创12:3)。而本章的家谱则鼓励回归的百姓:这些在波斯帝国统治下的卑微小民,仍然是神所拣选的百姓。虽然经过了浩劫,但神仍然有条不紊地恢复他们、安排他们事奉,好像过去的失败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。波斯帝国会过去,但神的国度和圣殿的旨意却永远不会过去;神在救赎计划中为自己的百姓所预定的,乃是一个荣耀的未来,因为「这世界和其上的情欲都要过去,惟独遵行神旨意的,是永远常存」(约12:17)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- Daisy Peng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