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-1-30

以赛亚书41:1-29

  拜偶像的根子是什么?是迷信。说到迷信,按中华《封神榜》一书,神仙数目共365位。除此之外,民间迷信中各路散仙、地仙、天仙、鬼仙、山精、树怪、吕洞宾、张果老、猪八戒、白骨精、牛头鬼、马面鬼等等不知几凡,数不胜数。说是中华多鬼怪,如果“乃眷西顾”(放眼西望的意思),中土的西邻古国印度犹胜擅长,大仙数目,据说约有三千三百万,绝对胜出中华不可以道里计。

  迷信,地无分东西南北,族不论黄白红黑,人人趋之若鹜。又据说(这番的据说,是堂而皇之的盖洛普调查),在超级大国美国,百分之二十五人口相信有鬼,六分之一报说他们曾与阴魂来往。犹有进者,学生我根据江湖智慧推论,绝对的、花岗岩头脑的无神论者,应少于总人口百分之十,慷慨激扬宣称无神的,其实只不过为自己放荡而不负责任的人生,营造一个空中楼阁般的哲学基础。“无神”=“没有王”,于是乎,坑蒙拐骗,世上“各人任意而行”(参士师记)。孔夫子提倡敬鬼神而远之,历朝历代,自命圣人门徒的,你说果真“存而不论”的,试问又有几何?本人十五二十时,自命铁杆子无神论者,毛头小子,不乏“上九天、下五洋”般一股豪气;但逢年过节,却背着人,每往庙中雷公电母风婆婆泥胎们的假手中塞香烟与银子,十足行贿,换取新年万事胜意,本不足为外人道。后来,生平第一次踏足礼拜堂,铁杆无神论者对无神论这一偶像怪胎的迷信,便被福音的铁杖敲砸个稀巴烂。不赘。

  从广义的视觉看,以赛亚书40到66章是本书第二部份,展示将要到来的希望,古代拉比称之为“慰藉诗篇”(The Psalm of Consolation,皇皇兮以赛亚书通篇以诗歌文学体裁写成),全因为这部份的内容预言犹大被征服,国民被掳到巴比伦(其时犹大的陷落犹未发生),但神计划了被掳后的回归。神藉先知的万钧笔力,安慰他自己的百姓。当中第41到48章,是神向以色列周边列国的迷信发出的宣战,挑战的是这些国中的偶像与假神,读来印象是,神踌躇满志,睨视列邦一诸假神鬼怪;神也有如审判官,传召迷信的列国、假神到他的面前来接受审判,以色列为庭审证人,见证神无可比拟的超越和高高在上,除他以外,没有别神。

  v2,“谁从东方兴起一人,凭公义召他来到脚前呢?耶和华将列国交给他,使他管辖君王,把他们如灰尘交与他的刀,如风吹的碎秸交与他的弓。” 读史可知,这“一人”,预言的是波斯王古列,生卒约在以赛亚书成书后150年(600-530 B.C.)。又是一个不可思议的神迹!在44:28与45:1, 13,山高月小,水落石出,如日中天的古列王,大名赫然其上。此君为当时成功的典范,南征北战攻城掠地,打击列国所向披靡,却不过是权能神手中小小的器皿。走笔至此,赞美至高神,圣经真理,历古弥新。看殿堂宝座,大选小选,不论谁何掌国权, “在他们以上还有更高的。” (传5:8)所以,“你当默然倚靠耶和华,耐性等候他。不要因那道路通达的,和那恶谋成就的,心怀不平。”(诗37:7)走笔至此,忽而诗兴,曰:“风云变幻秋色黄,又何妨,望穹苍,主神高天辖万邦,世上事,勿张狂。” (调寄江城子,上半阕,忽然没墨水了,看哪位当代苏东坡接续…)原来我们晓得,只有在高天得胜的主耶稣,是那一位“承受万有的,也曾借着他创造诸时代”(和合本为“诸世界”,原文aionas,意为“诸时代”)的主宰,包括今天这时代。v3-4,“他追赶他们,走他所未走的道,坦然前行。谁行作成就这事,从起初宣召历代呢?就是我耶和华,我是首先的。也与末后的同在。” 神预见并预言,君王元首种种,不过神的仆役器皿。既然时代由主创造,政权也不过上主厮仆。因此,神的子民,凡事俱可释怀,不妨浮一大白,然后静观神奇妙的作为。

  朝代还没发生,神怎可从起初宣召历代呢?这个疑问,我相信连许多一丝不苟的圣经学者都感到困惑,你只要看看希伯来书一章2节诸版本的繁多不同翻译便可见一端。与神亲密无间的摩西叹息:“在你看来,千年如已过的昨日,又如夜间的一更。”(诗90:4)绝不是诗人气质的李白东坡般“吾将醉兮发狂吟”。诗句所赞美的,是神本身的永恒和无限(神的自我启示,“我是”,I AM)。就神“无限”的本质来说,古今中外(时空)的朝代更迭、权勋荣枯,与无限的神比例,其实俱为虚渺,一如无物。既如此,则神从起初宣召历代,有何难哉?数学的简单共识当中所蕴含惊人的启示,以及宇宙中所有低层次形而下真理,它们的聚合性,全都指向在永恒中坐着为王、创造并掌管万有的真理至高神。

  但人所迷信的诸般偶像鬼怪泥胎木偶却无能为力。这些劳什子的“能力”,全是由作出它们的罪人所赋予的。《封神榜》中的各路神仙,据说由那个凡胎俗骨“愿者上钩”的老头儿姜子牙执掌册封,封出天庭八部三百六十五位正神来,忽悠不识真神的中华。如此册封的假神,怪不得浑身上下都带着凡胎俗骨的浓烈气味和能力,想来叫人发噱。记得鬼怪篇《西游记》九十八回中有此论述:唐僧、孙悟空一行四众,历万水千山,终将面偈如来,却有灵山路口如来两位弟子阿儺、迦叶数次开口“要些人事”(贿赂),不给么,便就冷笑着送给这四位取经的可怜虫“无字真经”,活该。谁叫你们这些东土蛮夷不近人情?瞧,这若不是反映人间的“能力”,却又是些甚?回到以赛亚书。面对古列王的波斯,列国惊慌,手足无措,与中华《封神榜》一般见识,只晓得催促一应工匠赶快焊接钉好更多偶像,以求这些倥着脸、无气息的破烂,抄起家伙抵挡古列百万雄师。唉,人迷信起来,当真愚不可及。偶像,假神,管用么?能拯救么?记得撒母耳记上第五章,士师以利治下的以色列人灵性低落乃至吃了败仗,非利士人甚至把约柜夺去放在他们所迷信的假神大衮庙中,以示假神比以色列的神更有能力。不来第二天却发见大衮偶像脸朝地向约柜扑倒,犹如低声下气服输,迷信之果,灰头土脸。基督徒须以此为诫。

  “啊,且慢,你说什么”?或有问之者。悠然对曰:“以-此-为-诫”。士师记17、18章以法莲山地的米迦母子俩、和犹大伯利恒犹大族的利未少年人的故事,当犹为基督徒诫。如不追随主,我们就有士17、18章之危,以敬虔的名义,铸迷信的偶像。别忘记任何形式的偶像迷信,都会惹动神的妒嫉,因为他是圣洁的。

  刚过去的2020大选,尘埃是否落定?恐未必。如果基督徒看不见神的掌管时代、万有,而偏执于自己的一厢情愿,很不幸,这是迷信。属血气的一厢情愿会令我们离神越来越远,教会因政见而分裂,弟兄为世事而割席,手足之间,因为追捧偶像而不共戴天,又怎合圣徒体统?但可惜,如此属血气的运作,在不少华人教会中大行其道,圣经的教导,通扔到爪洼国去了,本来当用于传福音的能量,悉数消耗在政争的迷信之中,这绝不是基督耶稣的嘱托。“岂不知与世俗为友,就是与神为敌吗?所以凡想要与世俗为友的,就是与神为敌了。”(雅4:4)雅各的重话,耳提面命,甚愿你我警醒。面对挑战,我们坚立在神应许的磐石上,就足以成为一个个盛载宝贝的瓦器,看似卑贱,其实无价,可“四面受敌,却不被困住。心里作难,却不至失望。遭逼迫,却不被丢弃。打倒了,却不至死亡。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,使耶稣的生,也显明在我们身上。”(林后4:10)有福啊,神的子民。

  我们要世界太平些吗?罪恶少污染些吗?人心稍正直些吗?敌意可减少些吗?照圣经所教导去行罢。赢取一个灵魂会减少几分乱象。诚如以赛亚书第二部份预言的,主基督道成肉身,为拯救罪人。他要再来,作王,审判,地上所有被罪污染的宝座,全都要毁于烈火。新天新地,主永远作王,那是我们盼望的日子。有此光明美盼,谁还寄望那些个乌烟瘴气乱七八糟、肾上腺素亢进、敬虔爱主消失的大中小选!别效法、迷信世界,这旮沓,是个伏在恶者权势下的地方。基督徒当效法、信靠的,不是世界,而是特立独行的神子耶稣。我们特立独行地在这弯曲悖谬的世代,勤装备,常祷告,传福音,救灵魂,准备好自己以朝见荣耀的主。那,世界呢?呵呵,好说,悉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。“ 就我而论,世界已经钉在十字架上。就世界而论,我已经钉在十字架上。”(加6:14)

  阿门! (后话:分享以赛亚书,些少心得,写得长了些儿。并非“老夫聊发少年狂”,在黑夜已深中,期为素祭献给宝座上的主,愿主悦纳。倘可蒙神使用为此刻的“在基督里若有什么劝勉,爱心有什么安慰,圣灵有什么交通,心中有什么慈悲怜悯”【腓2:1】,足矣,感谢恩主。) — David Yip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